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紅樓夢》中限制敘事視角的陌生化效果

作者:未知

  摘    要: 《紅樓夢》中的環境、事件、人物描繪是敘事文學的經典,歷來是人們探討的重點。本文從限制敘事視角的運用角度探討《紅樓夢》中的環境、事件、人物經典描繪的獨特藝術魅力及其體現出的陌生化效果給讀者帶來的積極閱讀快感和審美體驗。
  關鍵詞: 《紅樓夢》    限制敘事視角    陌生化
  限制敘事視角對于事件的發展和人物的心中所想就會知之甚少,文學作品的閱讀者就不會被動接觸作者所述的事件與人物,增加讀者的閱讀與接受的難度,延長讀者對作品內涵的感覺時間,在一定程度上使讀者的閱讀期待受挫,時間的發展過程在讀者的閱讀過程中得以突出和強調,使讀者在主動探索中增加審美快感。正如什克洛夫斯基所說:藝術的目的是要人感覺到事物,而不是僅僅知道事物。《紅樓夢》運用限制敘事視角的例子頗多,筆者試從環境、事件、人物三個方面探討《紅樓夢》中有限敘事視角的運用。
  一、限制敘事視角在環境描繪中的運用
  賈府和怡紅院是演出這場悲金悼玉的故事的大環境。對于它們的描寫,作者顯然花費了大量心思。賈府是一座氣派的敕造府邸,若用全知敘事視角正筆直寫,則很難寫盡、寫好、寫活。正如曹雪芹在寫劉姥姥進賈府之前交代的那樣:賈府一宅的人和一天的事如同亂麻一般,沒有頭緒做綱領。曹雪芹主要運用有限敘事視角,借冷子興、賈寶玉、劉姥姥三人的口與眼,對賈府進行三筆皴染。
  在第二回中,曹雪芹借助冷子興和賈雨村二人之口將賈府“演說”了一番,這是對賈府的第一筆皴染,算是遠景;在第三回中,林黛玉進賈府,這是對賈府的第二筆皴染,算是近景;等到林黛玉進入賈府之后,作者借助林黛玉的眼睛對賈府做了一次全景式的掃描與交代,算是內景[1]。在第六回中寫到劉姥姥進賈府,劉姥姥先是與賈府的仆從打交道,后借劉姥姥之口,未寫賈家之主,先寫賈家之仆,乃是為主子作引子,露出其冰山一角。接下來又寫了劉姥姥來到賈府后門見到的一些生意擔子和一些廝鬧的小孩,這是第三筆皴染,也是近景。雖然作者沒有正筆寫賈府,但通過以上這三筆皴染,已將賈府這個鐘鳴鼎食之家的氣派烘托得極有神脈。
  需要著重解讀的是劉姥姥進賈府,尤其是劉姥姥看見王熙鳳家里所掛的鐘表的片段。在這里曹雪芹自始至終都是在寫鐘,卻始終沒有告訴我們鐘的名稱,“常常不用事物原來的名稱來指稱事物,而是像描述第一次看到該事物一樣去加以描述”[2],他只是依照劉姥姥看到的、聽到的、感覺到的,對鐘表進行了一番描述,例如那鐘聲是像“打籮柜篩面的一般”,那種表的外形像“匣子”與“秤砣”。這樣新穎別致的描述不僅勾起了讀者的好奇心,引起了讀者的興趣,更重要的是鐘表這一事物在讀者面前顯得特別可感可觸,即有一定的質感。鐘表這一“稀罕物件兒”在十八世紀的中國只會出現在像賈家這樣的鐘鳴鼎食之族,“卑下”如劉姥姥者流如不是機緣巧合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聞見的。如果曹雪芹用全知視角告訴我們,或者用生活在賈家這樣貴族之家的人的眼睛描寫這鐘表,就很難寫出精彩的文字。因為這些人長期居于貴族豪門之家,對于鐘表的外觀及性能已是了若指掌,是一種“機械化”“自動化”的審美感受狀態,“動作一旦成為習慣性的,便變得帶有‘自動化’了。我們的感覺就會處于昏昏欲睡之中”[3]。曹雪芹借用劉姥姥這根“針”在貫穿王熙鳳的生活經緯線的時候,順便勾描了西洋鐘這一“稀罕物件兒”的圖彩。“藝術的技巧就是使對象陌生,增加感覺的難度和時間的長度,因為感覺過程本身就是審美目的,必須設法延長”[4]。從這里,有限敘事視角的運用便達到了“陌生化”的藝術效果。
  另外,曹雪芹繪聲繪色地描寫了人們于陌生的事物面前的那種模糊的心理狀態。劉姥姥對鐘表聽、看、想,繼而又被嚇,調動了她所有的認知,企圖對這件“物件”進行識別,符合人們接觸一件陌生事物時所有的那種陌生感與模糊感。如果曹雪芹一開始就對鐘表做了指稱性的敘述,那么結果可能會使讀者興味索然。
  在《紅樓夢》中,賈寶玉無疑是處于中心位置的,對于他的住所怡紅院的刻畫描寫,作者運用了有限敘事視角多筆皴染的。第一筆是賈政驗收園子工程的時候,這是第一次實寫怡紅院,但是賈政看到的只是一個死物“房框子”。第二筆在第二十六回中,作者寫賈蕓由墜兒引著進入了怡紅院,賈蕓所見才是怡紅院的生活真相。寫怡紅院,運用“他”視角。第三筆在第四十一回中則以劉姥姥第二次進入大觀園,以她的視角對怡紅院做了一番詳細的描述。劉姥姥從廁所出來后,她的眼里看到了扁豆架子(實際上是一帶竹籬),看到了月洞門,看到了水池與白石,這些是怡紅院的外圍;劉姥姥轉過兩個彎,進了房門見到的是一幅逼真的女孩畫,劉姥姥誤為真的人,與她打招呼不想碰了壁;然后一轉身,劉姥姥又進入一門來到了賈寶玉的臥室,掀簾所見是墻上的琴劍瓶爐,碧綠鑿花的地磚,一架書,一架屏,在屏后又見一架西洋穿衣鏡,鏡后是一副精致的床帳。所有這些都是劉姥姥看到的。
  作為故事發生的大環境,無論是賈府還是怡紅院,都是這樣,借助他人的眼與口來分筆皴染,步步為營,層層深入,從平時沒有機會進入賈府和怡紅院的人眼中第一次“看”來,寫出事物的不同側面。這樣才會打破讀者既有的思維定式,使其覺得新鮮而親切。如果從林之孝等奴仆和襲人等其他服侍賈寶玉的丫鬟眼中看賈府和怡紅院,就沒有這種“陌生化”的新奇體驗了。
  二、限制敘事視角在事件描繪中的運用
  限制敘事視角在事件描繪中的運用主要有兩種類型,第一種是作者出于某種原因不便直筆敘述的事件。如書中第七回寫周瑞家的送宮花,曹雪芹用“柳藏鸚鵡語方知”的陌生化方法間接寫,通過周瑞家的眼、耳寫出王熙鳳和賈璉的風月之事,使對這一粗俗題材的處理不但沒有那么俗套,反而激發人們的興趣,增加人們的閱讀審美難度,達到非常好的藝術效果。
  第二種類是一般性事件。作者敘述一整件事情的時候,并不是開門見山、一馬平川地將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一股腦地全都寫出來,而是依據不同的人物口吻講述這個事件的不同局部及對事件的看法。這些局部、看法彼此勾連,組合成一個事件的整體。讀者在閱讀過程中得到的不是一個完整的事件,往往是一個個零星的片段,讀者要完整地獲得敘述事件,就要在自己的意識中進行整合,從而增加讀者感覺的難度和時間的長度。如在小說第二十四回中,寫小紅遺帕惹相思,但曹雪芹并沒有寫明小紅什么時候在什么地方將手帕丟了,只是在賈蕓走后,小紅來到賈寶玉房中給他倒茶喝,被秋紋和碧痕搶白一頓后,作者借小紅之口辯解說是手帕丟了,到后頭找手帕,誤入寶玉房中。在這作者只是輕輕交代了一筆。等到小紅回到房中睡下之后,夢到賈蕓來找她說,他撿到了她的手帕,既是借小紅之夢,又是借夢中賈蕓之口交代手帕的下落。   又如第二十六回中,賈蕓借機與墜兒攀談,作者從二人對話中補敘出手帕之事。在第二十七回中,作者借助薛寶釵的耳朵,聽到在滴翠亭中小紅和墜兒關于賈蕓還手帕、小紅答謝的談話。整整四回文字,五六個小片段,作者才將這個事件經由不同人的口、夢、耳完整地勾勒出來。再如第六十一回中寫“玫瑰露”事件,也是通過不同人物之口將事件敘述清楚。彩云偷露不是作者隨便寫來,寶玉挨打之后王夫人讓彩云拿玫瑰露給寶玉吃,這就為彩云偷露埋下了伏筆。這件小事情在曹雪芹寫來有如此多的波折,至此才有許多片段拼接組合成一個整體的事件。最重要的是,通過這個事件,作者寫出了賈府中奴仆之間的矛盾與斗爭,以及在這種矛盾中底層仆人的不幸,寫出了平兒判冤決獄的才能,寫出了襲人的穩重與晴雯的心高氣傲,寫出了寶玉對女兒的愛護。
  曹雪芹這種敘述手法,就像電影中的多鏡頭剪輯,他的“畫面和舞臺,不是一個呆框子,人物的活動也不是木偶式的表演,他通過不同的局部,不同的特寫鏡頭表現”[5],正是這種寫法能刺激讀者的審美認知神經,讓讀者去思考、去體味,在頭腦中將事件的前后經過進行再處理、再加工,延長感覺的獲得過程,增加感覺的獲得難度。
  三、限制敘事視角在人物描繪中的運用
  《紅樓夢》常將限制敘事視角運用在人物描寫上,如寫賈寶玉,作者先借冷子興之口對賈寶玉的傳奇出生做了介紹,又說他是見了女兒便覺清爽見了男人便覺濁臭的“好色之徒”。林黛玉進賈府時,寫王夫人向林黛玉講述賈寶玉是個混世魔王,寫林黛玉回憶母親對她講述的賈寶玉頑劣異常,寫林黛玉的親眼所見,寫兩首《西江月》的“批評”,寫警幻仙子對賈寶玉意淫的評論,寫到這里人們多會認為賈寶玉是一位負面人物。但是后來寫秦鐘目中所見,寫傅秋芳家的婆子們對賈寶玉的評價,寫香菱、平兒晴雯眼中賈寶玉對女兒的呵護與愛惜,人們對賈寶玉又有了重新的認識。他雖然是一位貴族子弟,身上難免有些公子哥習氣,但他性格的主要部分卻是蔑視禮法的,有著時代的進步性。
  不但賈寶玉,作品中的很多人物也是運用這種手法寫出來的,如王熙鳳,作者先借冷子興之口將王熙鳳“演說”了一回,后來在林黛玉的眼中寫出了王熙鳳的神態語氣、外貌衣著,又有賈母對她的評價:潑皮破落戶、鳳辣子。再后來又有劉姥姥、周瑞家的和小斯對王熙鳳的不同評價,等等。曹雪芹對于人物從多個人的眼中、心中、口中去描寫,很少自己表態,運用他視角描寫人物使人物凸顯不同的性格側面,使人物擺脫單一化,呈現豐富的立體感。
  “敘事作品中的人物是事件、情節發生的動因”[6]。《紅樓夢》中有很多不朽的人物典型,這種典型性得以創造,一部分原因是它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打破了傳統的寫法,而這與作品巧妙地運用限制敘事視角分不開。
  參考文獻:
  [1]曹雪芹.紅樓夢[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17:42.
  [2]鄧穎玲.論“陌生化”技巧在《諾斯托羅莫》中的運用[J].外語與外語教學,2004,9(44).
  [3]張益.俄國形式主義“陌生化”理論評析[J].江海學刊,2002(6):182,183.
  [4]張隆溪.二十世紀西方文論評述[M].上海:三聯書店出版社,1986:85.
  [5]周汝昌.紅樓藝術的魅力[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6:20.
  [6]童慶炳.文學理論教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264.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kstdm.tw/7/view-15060175.htm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