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從春秋時期中原地區青銅鋪的分布看虢國墓地與琉璃閣墓地關系

作者:未知

  摘 要:春秋時期中原地區青銅器隨葬器形組合中出現的鋪器物,分別出現在春秋早期的三門峽虢國墓地和春秋晚期的琉璃閣墓地中,在其他諸侯國墓地中不曾出現,文章對虢國及琉璃閣的歷史進行敘述對比,初步探究鋪出現在這兩片區域的原因。
  關鍵詞:青銅鋪;三門峽;虢國;琉璃閣;衛國
  鋪為盛食器,其形制與功用都與豆相似,特點為盤邊窄而底平淺,與豆盤作碗狀和缽狀有較大的差別,圈足粗而矮,形成自己的一大特色。鋪初見于西周早期,盛行的時段是西周中期至春秋時期,形制大同小異。筆者在整理春秋時期中原地區的青銅器組合器形時發現,只有虢國墓地與輝縣琉璃閣甲乙墓中出現了鋪這種器物。那么同是作為周王室的附屬諸侯國,為什么只有這兩片區域出現鋪這種器形,不禁引人思考。
  中原地區春秋早期的虢國墓地為1956-1957年發掘的河南陜縣上村嶺虢國墓地的部分墓葬。包括M1052虢太子墓、M1661、M1602等。關于墓地的所屬,有關典籍記載如《水經·渭水注》引《太康地記》云:“虢叔之國矣,有虢宮。平王東遷,叔自此之上陽,為南虢矣。”《左傳》禧公五年(前655)杜預注:“上陽,虢國都,在弘農陜縣東南。”關于上陽遺址的所在,考古學界多以為其在今三門峽市東南的李家窯遺址,由此在李家窯遺址以北的上村嶺墓地應屬都城上陽的虢國墓地。1990年發掘的上村嶺M2001所出銅器多有“虢季氏”字樣,知墓主人屬虢季氏,此墓出土十鼎、八簋,從鼎數看有可能屬虢季氏的宗子。1957年發掘的M1052隨葬七鼎、六簋,出土的兩件戈皆銘“虢太子元徒戈”,知墓主人是虢國太子。從上面的論述可知三門峽的虢國確應如《太康地記》所言是西虢東遷所建。上村嶺M1052也就是虢太子墓里出土的食器組合為鼎、鬲、甗、簋、鋪,出現鋪一件。在M2011、M2001虢季墓及M2012、M1810、M1820也分別出土鋪。同屬于春秋早期的其他區域墓葬如山西候馬上馬晉國墓地、河南新鄭李家樓鄭國大墓、河南平頂山應國墓地等隨葬器物組合中皆未出現鋪。而在春秋晚期的河南輝縣琉璃閣甲乙墓中鋪又出現了。
  虢國是公元前1046年西周初期分封的姬姓諸侯國之一,屬于奴隸制國家。《漢書·地理志》弘農郡下云:“陜,故虢國。有焦城,故焦國。北虢在大陽,東虢在滎陽,西虢在雍州。”這里提到了虢分三虢。《水經注·河水》卷四:“河南即陜城也。昔周、召分伯,以此城為東西之別。東城即虢邑之上陽也,虢仲之所都,為南虢。三虢此其一焉。其大城中有小城,故焦國也。”這里把地處于陜城地區的虢國稱之為南虢。《史記·秦本紀》載武公十一年(前687)“滅小虢”。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在西虢附近會盟諸侯,這就是歷史上“八百諸侯會盟于津”“武王伐紂”的故事。武王伐紂,商朝滅亡后,周武王的兩個叔叔,都被分封為虢國國君。虢仲封東虢(今河南鄭州滎陽一帶),虢叔封西虢(今陜西寶雞市東),其中虢叔、虢仲并不能確定具體誰分在東虢誰分在西虢,只是確定這兩個虢國對周王室起著屏障保護的作用。之后,西虢隨著國家的不斷壯大逐漸向東遷移,在周宣王時期,由于受到犬戎的侵擾而遷移至如今的河南省三門峽,也就是現在我們所熟悉的三門峽墓地的所在地。虢國在向東遷移之后,便建都上陽,也就是如今的三門峽一帶,這個地界橫跨黃河兩岸,其黃河北岸位于平陸的虢國被稱之為北虢,而南虢則處于三門峽,盡管北虢和南虢隔了一條黃河,但是它們都屬于是西虢,直到后來北虢從南虢劃分出去。在公元前655年,晉獻公將北虢戰滅,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假道滅虢”。北虢被滅以后,國君虢公帶領了一些貴族潛逃到了洛陽一帶,隨后又流亡到了蘇國,也就是現在的焦作溫縣一帶。有些虢人被晉軍帶回了晉國,為了表示對故國的懷念,他們把“虢”逐漸轉化成了“郭”姓,并最終成了望族。而另一些則居住在了當地或者是逃亡到了外地。不僅如此,西虢在東遷以后,有很多西虢的虢人支系與當地的羌人在西虢遺址上重新建立了一個虢國,歷史上被稱為是“小虢”,而在公元前687年,小虢被秦國所滅。從虢國變遷的歷史得知,西虢東遷后,被晉滅亡的虢人有一部分流入晉國或其他區域,那關于虢國的禮制規范也有可能被帶到他國,這對我們下文講琉璃閣的歷史有重合部分。
  關于輝縣琉璃閣甲乙墓的墓地國別與族屬問題,在學術界一直有很大爭議。李學勤先生覺得輝縣琉璃閣墓地應該是屬于衛國墓地,“輝縣琉璃閣的墓地,是衛國都于楚丘后開辟的,這里沒有發現證明屬于衛國的文字材料,但根據歷史地理和墓葬規模,肯定是衛國公室的墓地”。而且這些年關于琉璃閣甲乙墓地的相關資料向我們展示的也不夠全面,朱鳳瀚先生所研究的問題也只能說明同處一個墓地的琉璃閣墓地屬于衛國墓地的這一觀點,同時說明衛國在春秋時期就已經定都在了楚丘。而余偉超先生所推斷的琉璃閣墓地的時間應該在春秋中晚期,那時候的輝縣還是當時晉國六卿當中的范式封地,該處“恐非范氏卿族墓地莫屬”。宋玲平先生把琉璃閣春秋大墓所出土的部分隨葬的青銅器上面的紋飾及形制進行了詳細的比較,結合對墓地規模的分析、論證和對隨葬樂器的研究,最終確認墓主人應該是春秋中晚期晉國的范式卿族。關于輝縣琉璃閣甲乙墓的國別與族屬問題,每個學者和專家的說法都各不相同,其主要的觀點可以分為兩種:第一,屬于春秋中晚期至戰國時期衛國的公室墓地;第二,屬于春秋戰國時期晉國六卿之一的范氏卿族墓地。甲乙墓的年代則應在公元前550年后,屬于春秋晚期偏早。本文暫且以衛國為主來討論。
  衛國的國家發展史非常坎坷,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從周平王東遷(前770)到衛爵公亡國(前660)為第一階段,這一時期衛國錯失發展機遇,外交上連連失策,以至亡于狄人,在列國中的地位急劇下降;從齊助衛復國(前659)到第二次洱兵會盟(前546)為第二階段,這一時期經過衛文公勵精圖治,衛國國力有所恢復,在霸政背景下推行積極追隨晉國的外交策略,在列國中的地位有所上升;第二次洱兵會盟后為第三階段,這一時期衛晉同盟破裂,衛國內憂外患交加,在兼并戰爭愈演愈烈的背景下,最終淪為魏國的附庸。我們直接從虢國被滅的公元前655年說起,這時衛國正好處于發展的第二階段,從齊助衛復國到第二次餌兵會盟,經歷了狄人侵略的戰亂后,衛國元氣大傷,公元前658年齊桓公率諸侯在楚丘幫助衛國筑城,衛遷都楚丘,算是正式復國。這一階段衛國在諸侯國中的地位有所恢復,重新成為中等強國,之后其地位保持了比較長時間的穩定。復國之后,衛文公勵精圖治,采取一系列有利于國力發展的措施,取得顯著成效,國力迅速恢復。齊桓公去世后齊國內亂,霸業迅速衰落,此前積極追隨齊國的衛國選擇了與楚國聯姻,但楚與衛相距太遠,衛的近鄰晉國卻在晉文公治理下迅速強大起來。公元前632年,晉楚爆發城淮之戰,衛國更是遭到晉國的沉重打擊。在此背景下衛國與晉講和。經歷了這段震蕩期之后,衛國逐步轉變了外交策略,開始積極追隨晉國。根據記載的時間線,在衛國未追隨晉國時,晉國已經滅虢,虢國與衛國相交系不多,僅在地理位置上相近,不排除虢國被晉滅后部分虢人遷到衛國的可能性。
  晉國在向東擴張勢力范圍的過程中,直接吞并他國的情況為少數,主要獲得方式是在攻打戎狄之后得到其侵占的土地,所以國與國之間交錯地帶目前還不能明確歸屬,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晉國滅虢國后,余下虢國人逃離至此生活,將虢國禮制習俗也帶至此地,所以春秋早期虢國隨葬器形中出現鋪,春秋晚期的琉璃閣墓地中隨葬器形也出現鋪的情況。兩區域之間更深的聯系還需要我們的進一步研究與探索。
  參考文獻
  [1]張翀.商周時期青銅豆綜合[D].西安:西北大學,2006.
  [2]高亨.說鋪[J].河南博物館館刊,1936(5).
  [3]陳芳妹.晉侯封鋪—兼論銅鋪的出現及其禮制意義[J].故宮學術季刊,2000,17(3).
  [4]李學勤.中國古代文明研究[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05.
  [5]侯俊杰.虢國文化研究綜述[J].中原文物,2008(4):50-55.
  [6]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上村嶺虢國墓地[M].北京:科學出版社,1959.
  [7]李學勤.三門峽虢國墓新發現與虢國史[N].中國文物報,1991-02-03(3).
  [8]蔡運章.虢國的分封與五個虢國的歷史糾葛——三門峽虢國墓地研究之三[J].中原文物,1996(2).
  [9]李久昌.虢國史跡考略[J].三門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4(1):45-49.
  [10]李宏.輝縣琉璃閣墓地國別族屬考[J].中原文物,2008(3):49-57.
  [11]李學勤.東周與秦代文明[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
  [12]中科院考古研究所.輝縣發掘報告[R].北京:科學出版社,1956.
  [13]翟士航.春秋時期衛國地位的變遷及其原因[J].華中師范大學研究生學報,2015(1):120-124.
  [14]李學勤.春秋史與春秋文明[M]上海: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7.
  [15]張陽.春秋霸政背景下的衛國邦交研究[D]蘭州:蘭州大學,2009.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kstdm.tw/7/view-15060153.htm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