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激勵機制設計

作者:未知

   摘要:校企協同科技創新是引領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方式,而知識共享作為協同創新有效運作的支撐性活動成為供給側改革的關鍵變量。鑒于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中的信息不對稱,文章引入高校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通過構建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激勵模型,分析了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激勵機理,提出將激勵要素由知識共享產出結果轉變為努力水平決定的產出分成系數,并提出了激勵機制設計的思路。
   關鍵詞:知識共享;校企協同創新;激勵契約
   創新在供給側改革中起著關鍵變量的作用,當前新產品、新技術市場要求的創新頻率不斷加快,而技術的有效供給不足,技術創新成果不能滿足消費需求,創新能力較弱、協同創新不夠,這要求企業從獨立創新轉變為多元主體共生創新,與相關利益方聯結成創新共同體。知識共享、知識增值是協同創新的核心,然而知識共享并不是自然發生的,高校需要適當的激勵才會將其擁有的知識共享給企業,可見激勵機理的分析和激勵機制的設計是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關鍵。
   由于協同創新中高校知識共享的努力程度難以精確測量,為高校在知識共享過程中采取投機行為提供了機會,影響協同創新合作機制的健康發展。傅建華和張莉等指出最大化內生性知識共享程度是雙贏均衡策略。邢青松等構建了協同知識共享治理模式。胡刃鋒和應艷研究了產學研協同創新隱性知識共享宏觀、微觀、組織層面的隱性知識共享過程。當前關于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研究主要從知識共享對協同創新的影響、知識共享的影響因素、知識共享的激勵機制方面展開研究,但是由于協同創新過程中,企業觀測不到高校在知識共享過程中的行為,導致高校會存在投機行為,因此,基于高校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設計知識共享的激勵機制,是降低或消除因信息不對稱導致的知識共享效率低下的有益嘗試。因此,本文引入高校知識共享的努力水平作為監測信號,基于委托代理理論構建協同創新知識共享激勵機制模型,研究基于監督信號的激勵的機理和設計原則。
   一、校企知識共享問題描述
   在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過程中,企業和高校之間是典型的委托代理關系,企業是委托方,高校是代理方。由于在校企協同創新過程中,高校處于信息優勢,而企業處于信息劣勢,使得高校具有降低知識共享投入的投機機會,要減弱和避免產學研知識共享過程中由道德風險所導致的負效率,企業可以通過引入高校努力水平的監測信號,依據知識共享的產出給高校支付相應的報酬,設計能夠激勵高校進行知識共享的契約。
   。假設高校是風險規避的,其效用函數服從V-M函數形式,為u=-e-ρw,其中ρ>0為風險規避度量,w為高校的實際貨幣收入。校企協同創新的產出與高校和企業的知識共享的產出函數為:π=rpa+θ,其中r是高校共享知識的能力系數;p為企業吸收知識的能力系數,r、p為常數且大于0。
   那么,高校的實際收入為:ω=s(π)-c(a)。
   由于企業無法完全觀測到高校的努力程度,只能通過監測信號來了解高校的努力水平,故在知識共享過程中引入可以觀測高校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設計激勵契約,將過程監督機制與激勵機制結合起來降低高校的投機行為。此時,高校的收益不僅取決于知識共享的產出,而且與反映其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有關。假設企業為風險中性,企業對高校知識共享投入的最優線性激勵契約為:s(π)=α+βπ+λm,其中α是企業支付給高校的固定報酬,β∈[0,1]是企業對高校的激勵強度系數,即知識共享產出每增加一單位,企業就會增加β個單位報酬給高校。當β=0時,高校不承擔任何的風險,β=1時,高校承擔全部風險。λ≥0為以監測信號為依據付給高校報酬的分成系數。m=a+δ為高校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其中δ為外生隨機變量,服從正態分布,表示監測的準確程度。
   二、校企知識共享激勵模型的建立
   企業對高校知識共享的激勵模型為:
  
   三、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激勵機理分析
   由式(4)及a≥1,β≤1可得λ≥b-βrp≥b-rp。這說明,校企協同創新采取基于高校努力程度的監測信號設計激勵機制時,高校報酬的最優分成系數至少要高于其知識共享的成本系數與知識共享能力和吸收能力系數的乘積。
   由式(5)和(6)知?鄣β*/?鄣b<0,?鄣β*/?鄣p<0,?鄣β*/?鄣δ2<0,?鄣λ*/?鄣b<0,?鄣λ*/?鄣p<0,?鄣λ*/?鄣δ2>0。可見,協同創新知識共享過程中,基于高校努力程度監測信號的激勵契約下,企業對高校的最優激勵強度隨著高校的知識共享成本、風險規避程度、監測信號準確度的增加而減少;而高校的最優分成系數隨高校的知識共享成本、風險規避度量的增加而減少,隨著監測信號準確度的增加而增加。這說明基于努力程度監測信號的激勵機制設計能夠有效的調動高校在協同創新中進行知識共享的積極性,高校若想在協同創新過程中獲得更多的報酬,必須努力降低知識共享的成本和對風險的規避程度。
   由式(4)和(7)可知?鄣λ*/?鄣β*<0,可見,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過程中,基于高校努力程度監測信號的激勵契約下,高校獲得報酬的分成系數與企業的激勵強度成負相關關系。高校獲得的最優報酬分成系數隨知識共享中企業對高校激勵強度的增加而減少。因此,基于努力程度監測信號的激勵契約,將企業對高校的激勵單純的從知識共享結果的考核轉移到對知識共享過程的努力程度的綜合考核。
   四、推進高校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激勵機制
   校企協同創新知識共享是實現高校科研成果產業化、市場轉化的重要形式,知識共享運行機制是知識共享的重要保障,在知識共享過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其核心動力是有效的激勵機制設計。本文分別從道德風險產生的動機、區塊鏈對信用背書的視角提出推進高校協同創新知識共享的激勵機制設計思路。    1. 建立基于過程管理的“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知識共享激勵機制
   提升校企知識共享的協同收益、降低知識共享的風險與成本是推動知識共享有效運轉的重要途徑,這不僅需要一系列的輔助和支撐體系,還需要建立科學的管理機制的配合。當前各個領域的校企協同創新都變得日益重要,合作以多種多樣的形式普遍展開,如協同旋進、進化適應、擇優劣汰和互補相容等機制,但這些機制只是給出了高校和企業協作的模式,缺乏對協作過程的質量控制。對此應該采取的策略為:建立基于努力水平監測信號的過程管理機制,形成高效和企業利益共享和風險共擔的協同創新激勵機制。
   2. 創新產教融合機制和融合模式
   當今時代是大科學時代,需要不同學科間的融合,降低企業研發風險、推動高校研究成果轉化,加深高校與企業的合作創新對高校和企業雙方都變得日益重要,產教融合是高校和企業共同的需求。創新產教融合是對傳統教育和產業關系和合作模式進行創造性的探索。首先,建立健全多元化的合作體制。如引企入校、引校入企;共建研發中心、實驗室、教育創新基地等。其次,建立校企人才雙向流通機制,鼓勵高校開放資源、企業參與,放大合作效應。
   3. 建立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數字化知識共享中心,改善校企協同創新環境
   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數字化知識共享中心可以如實的記錄企業和高校的資質、合作過的項目、擁有的研究基礎、以往的信用等信息,且一經記錄不可修改,需求方可以很方便的從網絡上查看完整、真實可信的檔案信息。在這個共享中心里,企業和高校均可發布自己的需求,并根據中心里的檔案信息選擇合適的合作伙伴,有關合作過程中雙方的評價信息也可以如實記錄到系統中,防范高校和企業在合作過程中的道德風險。而且,如果有失信行為,共享中心的智能合約程序將會實施懲罰。區塊鏈技術具有去中心化、數據不可篡改、可信度高的特性,可以促進企業和高校等異質主體提高誠信水平,發揮知識溢出價值。
   參考文獻:
   [1]凌捷.供給側改革與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研究[J].改革與戰略,2016(07).
   [2]王曉芳,權飛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的創新路徑選擇[J].上海經濟研究,2016(03).
   [3]冷建飛,李如月.直接影響和空間溢出效應:知識資本對中國工業全要素生產率的影響研究[J].工業技術經濟,2016(09).
   [4]趙志耘.以科技創新引領供給側結構性改革[J].中國軟科學,2016(09).
   [5]于娛,施琴芬.產學研協同創新中知識共享的微分對策模型[J].中國管理科學,2013(S2).
   [6]何郁冰.產學研協同創新的理論模式[J].科學學研究,2012(02).
   [7]傅建華,張莉,程仲鳴.產品替代程度、知識共享與企業合作R&D[J].管理工程學報,2016(01).
   [8]邢青松,上官登偉,梁學棟等.考慮知識多維屬性特征的協同創新知識共享及治理模式[J].軟科學,2016(02).
   [9]胡刃鋒,應艷.產學研協同創新隱性知識共享機理分析[J].前沿,2016(02).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kstdm.tw/2/view-15017651.htm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