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論婺劇音樂對趙松庭笛曲音樂創作的影響

作者:未知

  【摘要】趙松庭是創作斐然的笛藝大師,他融合南北各民族的曲樂知識,創作了大量家喻戶曉的笛曲作品,其中以《鷓鴣飛》《二凡》《幽蘭逢春》等最為有名。除了為后世留下大量的佳作之外,趙松庭在笛曲教學、理論、笛子制作等方面也有莫大的貢獻,是促進我國笛曲藝術持續發展的重要人物之一。在進行笛曲創作時,趙松庭大量應用了婺劇音樂元素,將人聲唱腔用笛曲表達出來,使笛曲在旋律和節奏等方面都別具風格,正是婺劇音樂在其笛曲創作中的靈活應用,幫助趙松庭創立了“浙派”笛曲藝術,成就了其“江南笛王”的聲譽。
  【關鍵詞】婺劇音樂;笛曲音樂;藝術創作;影響
  【中圖分類號】J648                             【文獻標識碼】A
  引言
  婺劇主要流傳于我國浙江金華一帶,具有明顯的鄉野特色,表演和唱腔粗獷豪放,是南方重要的劇種之一,深受大眾的熱愛,隨著時間的沉淀和推移,婺劇逐漸形成了完整的藝術理論和風格特色。趙松庭將其靈活應用于笛曲創作中,主要是在旋律和節奏中加以應用,創作除了《二凡》《三五七》等藝術佳作,使婺劇朝著更加多元化的方向發展,也為笛曲發展開辟了全新的路徑。本文簡單陳述了趙松庭先生的笛藝生平,對婺劇音樂做了簡單概述,詳細分析了趙松庭如何將婺劇元素應用于笛曲創作之中,并且分析了趙松庭應用婺劇進行笛曲創作的價值。
  一、趙松庭及其笛曲簡介
  趙松庭對笛藝發展的貢獻非常大,作為浙派笛藝的創始人,趙松庭也是世人認可的“江南笛王”,在趙松庭的一生中,他致力于我國傳統笛藝的發展,將南北方的笛曲文化完美融合,創造了非常多的笛曲佳作,比如《早晨》《婺江風光》等,并且在笛子的理論研究方面做出了卓越貢獻,解決了橫笛頻率的問題,而且在笛子教學中不斷地探索和創新,發展出了一套科學系統的笛子教學理論,編寫了專業化的笛子教材,其門下弟子多像趙先生一樣德藝雙馨,在國內外享有盛名。
  二、婺劇音樂介紹
  婺劇現已成為我國重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其大概起源于明清時期,隨著商貿的發展而興起,主要流傳于浙江金華一帶,主要的唱腔包括高腔、昆腔、亂彈等。婺劇具有鮮明的藝術特色,就唱腔而言,因為婺劇最初是流傳于民間草臺,為了博得群眾的喜愛,婺劇的唱腔不是非常嚴謹,而是非常重視現場的氛圍渲染,表演動作較為夸張。常見的唱腔有兩種基本類型,即三五七和二凡,在這兩類唱腔中都需要笛子作為伴奏。另外,婺劇在行當、妝容、臉譜等方面也具有自己的特色,而且演員在表演過程中,還會展示很多的絕活絕技,比如紙人功、蜻蜓點水、蛇形步等。從整體層面而言,婺劇音樂類型較多,旋律非常優美,涌現出了很多婺劇大師,比如李朝梭、劉淑貞等,同時有大量的婺劇佳作廣為流傳,比如《玉麒麟》《三請梨花》《三娘教子》等。
  三、婺劇對趙松庭笛曲創作的影響
  趙松庭在笛曲創作中非常重視地域文化的傳承,他將婺劇音樂和笛曲藝術相結合充分體現了這一點,在趙松庭的大量名作中可以窺探到婺劇音樂的因素,其中最為有名的就是《二凡》和《三五七》。在這些作品的創作中,趙松庭借鑒了婺劇的一些表現手法,使作品具有鮮活的生命力,無論在情感表達,還是節奏和韻律等方面,都呈現出鮮明的風格,而且也彰顯了金華一帶的地域文化。
  (一)在旋律方面的影響
  趙松庭具有高超的藝術造詣,將婺劇的旋律完美地融入笛曲創作之中,比如在《二凡》的創作中,就主要應用了婺劇中非常有名的亂彈唱腔,亂彈主要流行于浙江一帶,在演奏的過程中,非常重視唱的音樂,尤其是唱腔的穩定和完整,主要的伴奏為嗩吶或者笛子,在樂器和唱腔的配合之下,展現出獨具風格的旋律效果,而且亂彈具有非常明快的節奏感,唱詞也淺顯易懂,具有很強的民間性。在《二凡》中,趙松庭將亂彈中的二凡進行創新,以笛曲的形式演繹出來,賦予了笛曲以全新的生命力,尤其是在流水板中,趙松庭所創作出的節奏非常穩定,宛如流水一樣自然,并且用連續的長音賦予作品豐厚的情感,體現了作者強大的笛子功底,以及優異的藝術表現力。[1]
  (二)在演奏技巧方面的影響
  1.換氣
  換氣是笛子演奏中非常關鍵的技巧,也是考察演奏者笛藝水平的重要因素,在趙松庭的《二凡》創作中,他在婺劇原有的基礎上融合了“走馬”,主要是利用花舌進行表現,再配合不斷地重復換氣以及相應的伴奏,可以將婺劇中的場面抽象化地呈現出來,讓樂曲具有豐富的表現力,而且充滿了生命力和活力。在具體的創作中,趙松庭從婺劇中的換場引出了循環換氣的表現手法,而持續的變化音則意味著豐富的場景,正是通過這樣的極具表現力的演繹,才讓聽眾在聆聽《二凡》時,可以聯想和感受到婺劇音樂中的相關場景。[2]
  2.氣息和拖腔
  在趙松庭的《二凡》作品中,應用了婺劇中的拖腔形式,在婺劇中對于拖腔的要求較高,需要保證一字多音的效果,這就要求演唱者不僅要擁有強大的氣息,也要確保穩定的音準。在《二凡》中,趙松庭的演奏不僅氣息非常充足,而且在高音區時也可以保持穩定的氣息,不緊不慢,演奏聲音非常悅耳,同時也有一些腹震音。比如在流水板中就有很多的長音,但是趙松庭在演奏《二凡》時始終保持穩定的氣息狀態。
  3.圓滑音
  從本質上而言,婺劇是戲曲劇種之一,所以在婺劇表演中可以發現大量的戲曲元素,這一點在趙松庭的創作中也有所體現,比如在《二凡》中就應用了婺劇中的圓滑音,主要是用來演繹人聲,抒發相應的情感,渲染出情感氛圍,通過圓滑音的應用,增加了作品的表現力和活力。
  4.指法
  在笛曲演奏中,指法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趙松庭在應用婺劇進行創作時也明確規定了作品的指法,一般而言,在婺劇演繹中,伴奏笛子所采用的指法基本都是固定的,常用的是筒音做6指法。在趙松庭的作品中也堅持了這樣的原則,充分彰顯了地域文化,而且為了進一步豐富作品的韻味,需要控制好演奏時手指的力度,保證節奏的穩定性。[3]
  四、趙松庭應用婺劇創造笛曲的價值
  第一,笛子是我國傳統的民族器樂,屬于傳統文化的重要部分,在趙松庭的不斷鉆研和創作中,將笛子和婺劇完美地融合,不僅促進了婺劇的發展,也拓寬了笛子藝術的發展之路。
  第二,從本質上而言,對于笛曲的研究必須上升到美學的高度,才能促進笛子藝術的持續發展,而趙松庭做到了這一點。在先生一生的創作之中,始終致力于研究笛曲的美學規律和價值,并且以此指導自己的音樂創作,讓作品不僅包含豐富的演奏技巧,也可以與聽眾的心靈相呼應,展現出作品的美學價值。
  第三,在應用婺劇的過程中,趙松庭雖然非常重視傳統文化,但是也將現代的、國外的一些音樂元素融入作品之中,使傳統音樂以全新的形式呈現出來,符合大眾的心理需求,在繼承文化的基礎上也進行了一定的創新,這對于我國笛子藝術的發展具有極大的推動作用,為傳統民族器樂的發展開辟了一條新的路徑,將傳統文化和現代藝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讓作品極具表現力和藝術性。[4]
  五、結束語
  綜上所述,作為杰出的笛曲藝術大師,趙松庭先生為我國民族器樂的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尤其是將婺劇的音樂元素應用于笛曲創作中,不僅豐富了笛曲的藝術內涵,也讓笛曲展現出優美的旋律和穩定的節奏感,進而豐富了笛曲的表現力。在實際創作過程中,趙松庭引入了一些現代音樂元素,這對于我國民族器樂的發展至關重要,真正做到了對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創新。
  參考文獻
  [1]張東旭.淺談趙松庭對竹笛發展的貢獻[J].北方音樂,2018(10).
  [2]趙曉笛.趙松庭笛曲的傳統文化元素運用[J].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學報,2019(1):70-73.
  [3]趙麗.論婺劇音樂對趙松庭笛曲音樂創作的影響[D]. 吉林大學,2017.
  [4]王魯光.趙松庭竹笛藝術研究[D].聊城大學,2014.
  作者簡介:鐘煒(1982—),男,湖北武漢,碩士,中級,音樂創作。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kstdm.tw/1/view-15058391.htm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