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客家高腔山歌之楊村過山溜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江西龍南縣楊村過山溜是客家山歌的中的一種藝術形式,其流傳的動人故事、高亢嘹亮的音調、富有生活氣息的歌詞、極具特色的唱法無一不展示了濃郁的客家風土人情。本文通過對楊村過山溜的功用與由來、歌詞、音樂本體、演唱特點及當代傳承幾個方面進行研究,闡釋其藝術特征,進而揭示其史料背后的人文內涵。
  【關鍵詞】楊村過山溜;功用與由來;歌詞;音樂本體;演唱特點;當代傳承
  【中圖分類號】J607                             【文獻標識碼】A
  贛南客家山歌中有一種藝術形式稱為“過山溜”,又名“過山邦”,幾百年來口耳相傳于江西省龍南縣南部山區楊村鎮、九連山自然保護區、夾湖鄉、武當鎮、南亨鄉一帶,其中楊村鎮最具代表性,因此又被稱為楊村過山溜。楊村過山溜的藝術特色十分鮮明,唱腔高亢激越,曲調自由悠長,是客家高腔山歌的杰出代表。
  一、楊村過山溜的由來與功用
  江西省龍南縣南部的楊村是客家人聚居地,處贛粵交界,歷史上稱太平洞(洞即盆地),當地地形復雜,高山環繞。客家人為換取生活所需品,時常需挑著糧食到臨省廣東,沿途山高林密,為防與猛獸相遇,客家人高唱山歌。清脆嘹亮的歌聲響徹四方,在山谷間回旋“溜”過,由此得名“過山溜”。
  過山溜隨當地自然山區環境而生,最初是為驅趕猛獸,正如當地人所說:“人先作威,虎躲藏;虎先作威,人遭殃。”在險惡的環境中提高音調、放大聲量唱山歌,不僅可令猛虎生畏,為自己壯膽,同時還起到呼朋引伴、聚人同行的作用,降低了獨自趕路的危險。此外,長途跋涉難免孤獨,過山溜便又成為最好的消磨時光、緩解疲勞的工具,從而逐漸衍化成為山間小曲,歌唱愛情,訴說生活。
  隨著時代更迭,過山溜流傳中慢慢分化出聲樂和器樂兩種形式,聲樂依然保持著原生態的演唱方式,器樂則使用高音嗩吶演奏,曲調多為原型和即興加花變奏的多個樂段連綴而成,廣泛應用于當地民俗婚嫁,成為儀式音樂的一個部分。可見,如今的過山溜已成為多種功能的綜合體。
  二、楊村過山溜的歌詞研究
  (一)歌詞特征
  楊村過山溜均使用客家方言演唱,具有歌頭、歌腹和歌尾的完整結構,其首尾是簡短的號子,中間的主體歌詞為七言格律詩,多為四句式,俗稱“鳳頭、豬肚、豹尾”。譬如傳統過山溜曲目《唱只山歌顯威風》的歌詞:
  哦喂!阿哥出門過廣東,唱只山歌顯威風!隔山老虎對捱走,尋到錢來轉家中。
  然而,實際演唱中諸多助詞、襯詞穿插其間,使歌詞的長度不規則增長,成為長短不一的句子,體現出山歌典型的自由隨性的特征。上例《唱只山歌顯威風》實際唱詞為:
  哦喂!阿哥出門過廣東,唱只(啊)山歌(哇)顯威(呀)風(喲)!隔山老虎對捱走(啊),尋到(啊)錢來(喲)轉家中(喲),哦喂!演唱時,已然感覺不到工整的七言體了。
  過山溜的襯詞和助詞均沒有具體實意,基本為加強語氣和斷詞拖腔所用,演唱時卻處于十分重要的位置,例如高音、強音、長音等處。其一般有三個作用:一是起威懾作用。例如首尾詞“哦喂!”是一個嘹亮的號子,為全曲的最高音,穿透力強,來源于生活中的驅趕吆喝。其二,換氣停歇的作用。村民上山過坳邊走邊唱耗氣量大,且過山溜音調較高,一句唱完氣息不夠,則補充一些助詞、襯詞稍作演唱的停歇,同時可使演唱更加婉轉,彰顯“溜”的個性。例如楊村過山溜的代表作之一《細妹撿柴該子來》(“該子”意為這里),歌詞如下:
  哦喂!細妹(呀)撿柴該子來(喲),該子(呀)(尼)柴子(呀)打了(呀)堆(喲),攤開(呀)篾子來領綁(喲),綁好(呀)(尼)該子(呀)聊道(呀)來(喲)!哦喂!
  其中出現的“呀、喲、尼”等把名詞和動詞斷開,并不影響聽者對歌詞的理解,同時又與音調高低配合,可使演唱高音后稍作休息,補充氣息。其三,渲染情緒的作用。過山溜中的許多開口音的助詞、襯詞都處于高音位置,如“啊、哎、喂、喲”等。眾所周知,開口音利于發音,容易演唱出高音,這些詞上唱出高音的拖腔在詞句間做承接,振奮了精神,亦突出了過山溜這種高腔山歌濃郁的風格性。
  (二)歌詞內容
  楊村過山溜的歌詞內容以表現日常生活和描繪自然景致為主,例如體現山林險象的《唱只山歌顯威風》、體現生活瑣事的《細妹撿柴該子來》等,還有一些表達愛情的內容,例如《山歌好唱口難開》:
  哦喂!山歌好唱口難開(喲),楊梅(哎)好吃樹難栽(呀),阿哥(啊)好比梁山(啊)伯(哆),阿妹好比祝英(呀哎)臺(哎)。哦喂!
  新中國建立后,當地的生活蒸蒸日上,涌現了一批新改編填詞的過山溜,歌頌了客家新生活,例如1983年改編后的過山溜《山村天線》:
  哎喂!綠水(哪)如帶(呀)繞山(哪)區(喲),層層(哪)新屋(呀)印朝霞(喲),簇簇(哪)天線(呀)閃光(哪)輝(啊)!電視(哪)天線(呀)閃光輝(喲),好像(哪)蜻蜓(哪)屋頂飛(喲),天南(哪)地北(呀)入熒幕(喲),收來(呀)山外(呀)春光(哪)美(喲)。哎喂!
  近年來,當地加大非物質遺產保護,改編填詞了一批反映當下新愿景的過山溜,例如《發揚客家好傳統》展現了客家兒女積極發揚傳統的新面貎:
  哦喂!我來唱首過山溜(喲),客家(呀)兒女好優秀(哎),發揚(啊)客家好傳(啊)統(哦),因為我是(呀)客家(哎)人(喲)。哦喂!
  經由不同時期的歌詞分析可以看出,楊村過山溜隨著時代的變遷,映照出時代的特征,體現出不同歷史背景下的傳承與蛻變。
  三、楊村過山溜的音樂研究
  (一)調式
  楊村過山溜為傳統五聲調式,其中最為常見的是徵調式,比較有特點的是,調式支柱音“商”(即屬音)在旋律中很少出現,甚至多數過山溜是缺少商音的四聲徵調式,取而代之的是原本調式的副支柱音“宮”(即下屬音),頻繁出現在半終止、長音等調式重要位置。如《唱支山歌顯威風》(引子、尾聲略):   又如《細妹撿柴該子來》:
  由上譜可見,半終止和自由拖腔處基本為宮音,商音全曲沒有出現,重宮棄商的調式安排從一定意義上顯現出偏向大調的屬—主的色彩,加強了徵調式明亮、高亢的色彩感,突出直爽、粗獷的個性,此明顯特征是過山溜和其他客家山歌的典型區別。
  (二)旋法
  在徵調式的基礎上,楊村過山溜旋律中常用的語匯有mi sol la、sol la do、la do la三種,以此可以梳理出四音列:
  這個四音列是過山溜旋法的根本,旋律進行萬變不離其宗,旋律的走向有意繞開商音,圍繞宮音進行,由此,全終止基本為do la sol的下行三音列。此旋法特點容易使音區升高,使過山溜的音區較多保持在中高音區,形成典型的高腔山歌的特點。例如《花山坑花多水都冇》的旋律片段(冇意為:沒有),整體旋律走向呈迂回式上升,僅一個樂句,旋律便上升六度,進入中高音區。見下譜:
  (三)節奏節拍
  山歌的節奏、節拍最大的特點是自由松散,接近散板,與傳統散板不同的是,沒有漸快漸慢的表現形式,而是在保持速度統一的原則下借助拖音達到自由的效果。楊村過山溜亦具有山歌節奏節拍上的典型特征,其常用拍子以四分音符為一拍,拍號多為3/4、4/4、5/4。比較有特點的是2/4在過山溜中較少使用,揣測這應該與其旋律音符含量大,節奏拖腔較多有直接的關系。2/4強拍更替較快,小節容量較小,限制了過山溜的自由發揮。
  過山溜節奏節拍上自由的體現有兩種:一種是拍號基本統一,運用各種長短結合的節奏并在其中插入較多的自由延長來達到自由的效果,可以參看上譜《花山坑花多水都冇》;另一種是使用無規律變化的節拍,進一步弱化強拍功能,同時弱化節奏的作用,節奏僅成為演唱歌詞需要的基礎載體,而通過強化長音和高音的時值來表現自由隨性的風格。這一種是“溜”最自然的寫照,亦是過山溜最常用的節奏節拍形式。譬如《妹子低頭哥來了》(片段):
  對于過山溜節奏節拍上的自由感的理解,還必須結合當地原生地理環境來看。過山溜真正演唱時并不是連貫進行的,而是可以不分句、段、小節自由停息,首先這與人們上山過坳消耗大量體力以致氣息不足有關;其次,等待山谷間回音的消逝,避免演唱效果詞句不清,也是原因之一。
  四、過山溜的演唱特點
  (一)假聲真唱
  楊村過山溜音域不寬,通常在一個八度以內,大多數只有六度,但演唱的聲區較高。傳統的演唱方法中高音一般都使用假聲演唱,然而,過山溜是自然山野環境的產物,崇山峻嶺之間假聲雖有很好的穿透力,但音量不夠宏大,并不能達到最原始的威懾作用。為了把聲音送到最遠處,山林中的客家人練就了一種假聲真唱的本領,用真聲補充假聲音量的不足,用假聲彌補真聲較弱的穿透力,真真假假融為一體,形成上下統一的音色。演唱以腔帶字,高音、拖音多安排于每小節后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強拍,同時,字隨腔走,凸顯了唱腔美。唱腔中將生活中的口語“尼(你)”“捱”(我)和襯詞“啊、呀、哇、喲、啦”等安排在假聲真唱的重要位置上,不僅便于發音,同時形成了特點鮮明的演唱風格,很好地突出了濃郁的客家風情。
  (二)塞耳演唱
  楊村過山溜的老傳承人演唱時多保留了傳統的塞耳演唱習慣,演唱高音時用食指塞住一邊的耳朵,待換氣或音區降低時短暫放下,下一句演唱又塞回。此種唱法與苗族飛歌、侗族大歌等高腔山歌的演唱有相近之處。這種演唱方式一來可以降低高音對耳膜的沖擊,二來可以促進聲音在頭部的額竇內共鳴,使聲音更為鏗鏘、明亮,乃民間演唱經驗的體現。
  五、過山溜的當代傳承
  楊村過山溜是龍南縣特有的一種山歌種類,歷經幾百年的歲月,尤具山野之風。其保存下來的傳統曲目較少,20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音協在組織《中國民歌集成》(江西卷)編訂時,將《唱只山歌顯威風》等數首過山溜收錄,對流傳的過山溜進行了一次較為系統的整理,是過山溜第一次以正式文獻的形式進行保存。此后,當地文化部門對過山溜亦進行過多次搶救性挖掘保護,同時結合時代審美,進行“老歌新唱”的改編,當時比較有代表性的是1983年的改編填詞作品《山村天線》,還參加了贛州市民歌匯演,由于反響較大,一度成為流行民歌。
  然而,由于楊村自然地理環境的制約,加之其演唱音區高,唱法難度大,現代生活方式改變等一系列因素,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過山溜的傳承。80年代后的一段時期內過山溜的發展基本處于停滯狀態,和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一樣,楊村過山溜也面臨著瀕臨失傳的局面,現有的傳承人已寥寥無幾,且呈現出明顯的老齡化狀態,能唱過山溜的人越來越少。為融入新農村的生活,過山溜衍生出少量的器樂曲目,主要形式是使用高音嗩吶演奏過山溜曲調,應用于當地民俗婚嫁,這種形式來源于其他傳統民間藝術,可以說是一種藝術模仿,失去了過山溜這一原生音樂的獨特性,反而喪失其傳統保留的價值。
  為推動過山溜在當代的傳承、創新、發展,增強其受眾面,近年來,文藝工作者圍繞過山溜進行各種改編創作探索:2007年11月,過山溜《太平盛世》參加了贛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展演,深受群眾歡迎;2015年7月,小型原創客家山歌劇《過山溜》以過山溜音樂素材為主題,貫穿始終,講述了客家兒女為贛南蘇區振興發展貢獻力量的動人故事;2017年9月,過山溜入選贛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對當地傳承人進行表彰,對廣大青年學習過山溜給予支持。這些舉措對擴大過山溜的影響、展示客家風情和傳播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六、結語
  江西龍南縣楊村過山溜是客家山歌的中的一枝小花,綻放于山野之間,翹然于高山之上,其流傳的動人故事、高亢嘹亮的音調、富有生活氣息的歌詞、極具特色的唱法無一不展示了濃郁的客家風土人情。如今,過山溜正逐漸走出山林,在各種民間音樂展演、中小學課堂頻頻展現靚麗風姿。傳統民間音樂正以新的方式搭建起與當代生活溝通的橋梁,豐富著我們的精神生活,滋養著中華血脈的“根”。
  參考文獻
  [1]贛州地區民歌選編小組.贛南民歌集成[M].贛州:贛州地區文化局,1983.
  [2]周耘.中國傳統民間藝術[M].武漢:武漢出版社,2003.
  [3]劉曉春.客家音樂傳承的文化生態[J].文藝研究,2008 (2).
  作者簡介:楊奕(1984—),女,漢族,江西撫州人,碩士研究生,講師,研究方向:音樂學。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mkstdm.tw/1/view-15058383.htm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查询